定點-解說員的舞台與生活的另一扇窗

~2001520 雅茵~

從參加解說員訓練開始,我想每一位想成為解說員的夥伴都會持續地自問,花了很大的時間精神,從過慣了的生活與工作中跳脫,與其他三十多位學員一起經歷歡笑和淚水與共的數十個日子,到底是為了什麼?如果問我,我會說是為了進入定點作準備。解說員訓練是進入定點開始生活的敲門磚,在密集而撼人心弦的訓練激盪之後,一切的一切才正要拉開序幕,開始上演。

解說員的天職就是站在第一線面對民眾,以真心及赤子之心接觸互動,引領啟發人心深處對自然的喜愛與感動能力,進而發揮保護環境的第一手影響力。這個舞台,荒野將它搭設在一個一個的定點之中。在解說的生涯中,第一次上場的經驗通常是最刻骨銘心的。由於我們的解說員多為非生態專業背景,很多人從受訓開始就會私心懷疑,是否上過課之後就有能力在十幾個民眾面前站好幾個小時,不給協會與自己丟臉,一直到生米煮成熟飯,真的要打鴨子上架還欲拒還迎地焦慮煎熬,臨上場前的一個月對解說員身份的現實感猛然開始激增。除了各種文宣、預算提列、傢伙準備等行政工作與分配上場的室內行前演講之外,莫不拉著定點的前輩們挖掘祕笈,每天晚上猛背圖鑑,有時間就與夥伴們相約探勘,煞時間用功許多,只求帶隊時多一些把握,少一些驚喜。相對應於新人必然出現的狀況,各個定點也都發展出自己協助新人適應過渡期的招式,有老少配的師徒制,有駐站設計的固定教案,五花八門,琳瑯滿目。惟其共同點是多數定點都設法以小組的力量協助每一位夥伴在這個帶隊的過程中成長,共嚐酸甜苦辣。在荒野堶情A沒有人需要孤獨地長大,面對解說的大人世界。最重要的,在帶隊的辛勞之後,不改對玩樂的天生需求,大肆慶功兼分享檢討。

在解說功力的培養上,每個定點也是各出奇招。雖說個人的成長主要靠的是自己浸淫於自然的時間與逐漸累積的體驗,然而一個定點就解說而言,傳承仍是很重要的。除了文字圖片上的累積有一定的幫助之外,前輩的口傳心授還是定點最大的資源。缺了這樣的角色,全數靠生手彼此摸索前進,難免走得辛苦潦倒,尤其在淒風苦雨之中的探勘,不免時常興起孤兒自傷身世之慨。於是有的定點探勘由大內高手領軍,也像似母鴨帶小鴨,探勘時只見一票人跟緊一個說話人,叫往東不敢朝西;有的定點探勘排定輪值的褓姆,專門協助新人訓練,免得一夥人玩得太起勁,走了一年半載下來還沒長進;也有專程商請別家的師傅客串講師,針對特定的主題加強鍛鍊。而生手從單向的接受,慢慢成熟,及至具備獨立觀察,彼此討論乃至訓練傳承的能力。

在解說風格上,目前觀察到,在荒野的大框架下,似乎有萬流歸宗的驅勢。有從體驗入手的解說,在定點走透透之後,生態知識日漸深厚,解說中自然流露知性的美感;有從說明與講解為主起步的解說,在荒野文化的浸漬下,漸漸柔軟,達到知性、感性與趣味兼具的出神入化之功,登峰造極之境。解說的精緻化固然是解說員成長狀態的具體呈現,很大部份卻也仰賴小組的團體創作力。如何依據民眾性質設定解說方向,按照人數分配路線,掌握不同季節與路段的特色,將變化萬千的解說體驗技巧加以融入串聯,那一組在平台上帶生態遊戲,又是那一組找到適於靜走或靜坐的路段;什麼地方適合多作蕨類的講解與欣賞,又是什麼時候團體的情緒該給個出口,彼此分享;澤蘭的花上能跟蜘蛛玩什麼遊戲,晴天備案或是雨天備案又是如何;天落雨時在何處野餐,平台或涼亭容不下所有人又該怎麼辦;狹路相逢,如何錯車,避免擦撞,春天又往何處尋。每一個活動的辦理因著目的的不同、參與的人不同、主題的設定不同,每一次都像是第一次般新鮮,而經驗也在不知不覺中逐漸累積了。

每一個從零開始的定點都有其機緣。這幾年看到有的定點以情感的經營來聯結發展,成員年齡層相仿的定點有如兄弟姊妹一般地組成生活共同體,生命中的各種感受共同分享,相互扶持,走社區路線的定點則以大家庭的溫馨來收買人心,像磁石一樣地將人吸附,再離不開。但也有定點以功能為導向,靠的是站長的個人魅力與成熟解說員的熱忱及使命感,一樣能有一批死忠部隊,一樣能運作地很好。還看到有的定點配合時令推出時鮮系列賞螢活動,也有的分會採取分散策略,3、5人成行便可成組。每個定點似乎都有其生存發展自然形成或刻意引導的策略,往往叫剛結訓的解說員看得眼花撩亂,不知從何選起是好。

然而定點的興衰不僅與各站的氣數有關,您一定不相信,還與季節氣候的推移密切相關,所謂人定不能勝天。淡季時出門必逢雨,非對自然觀察有正確認知與信仰的熱血青年無法抵抗自然力對意志的消蝕。值此時節,定點小組長也不需介意,慘淡經營著度小月,直至來年春暖花開之時,大地回春,解說員自然順應天理運行而回籠了。

解說員在開啟定點這片不一樣的天空以後,雖說以帶隊解說為天職,卻也並不自限,隨著各定點與協會的發展,解說員被帶到超乎既有生活經驗能夠想像的地方。解說員的舞台豐富了,多樣化了。如在第一線的帶隊磨練之外,有人發掘出自己竟然有當輔導員,訓練人的潛力,此時定點成為解說訓練的人才庫。而隨著定點的日漸壯大,關懷層面日廣,人力與資源的調度運用及各式聯結的需求日增,於是除了浮出檯面的活動以外,有人發覺自己開始參與組織的架構,常常發呆作白日夢,心心念念如何讓大家玩得開心而有意義,每天花很多的時間,工時內與工時外,坐在電腦前打email,不停地構思與聯繫。而當定點與所在地區牽連日深後,解說員也會發覺到,解說的意義已經由單純的帶領民眾親近關懷自然,進一步深化為關懷自己居住社區土地的方法之一,跟隨著這個認知,解說員在定點的角色與功能變成無限可能。土地上所發生的一切息息相關,自然也與定點及解說員有關。在這個意義上,定點成為一個居住的區域,而不再只是一條觀察解說路線。近年來協會解說員的素質與人力日漸成熟,定點的觀察記錄慢慢累積到能夠出版的實力,電子報與各定點的網站也在祕書處的巧手推動下一一設立,於是乎有人發現自己深心埋藏的創作種子慢慢發芽茁壯,幻化出一章章動人的詩篇。至於上電台受訪或成為電視與雜誌等媒體拍攝訪問的對象想來更是很多人作夢都想不到的事情。

每當完成了一次帶隊,解說員心堻怳j的滿足十之八九來自民眾正面的回饋。當善意與熱情正確地傳達並獲得回應時,總是想著,成為解說員,真好!當自己的定點因為自己與夥伴的投入而獲得大家的肯定時,更是以自己的定點自豪。定點解說推廣這條路或者不是條八線快速道路,但絕對是可以帶領著解說員在環境保護的路上走最遠的一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