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高美行─定點觀察友情篇                                  玉娟

【【台中分會活動記錄】盛夏的海邊充滿酷熱,午後的陽光正考驗著意志力的展現,這個時候倘若是待在冷氣房堙A悠遊午後睡夢中,不是件很快意的事嗎?有時很納悶自己的行徑,就像現在,走在高美番仔寮海堤,覺得自己像個傻子,當然同行中還有不少個小傻瓜:呂氏夫婦、信易、時弘、正璽、秀梅、錦淳等。

 原本認為夏天的高美該是風止息的時候,想不到溽暑的季節堙A刮起的海風依舊強勁,我十分不解,信易連忙解釋這是“地形風”的緣故,我大概聽明白六分,其餘四分已經讓太陽公公的威力給曬昏了,錦淳在我耳邊說:怎麼辦?我不行了。是啊!我感覺到汗水在額頭匯聚,慢慢流過鬢角至耳下,整個身體像是快要蒸熟的饅頭,還得抓緊帽帶,免得遮陽帽給風吹掉,我可不想像信易一樣,回到家驗收成果是一層層蛻下的皮膚,方才經過高美橋,水面下豆仔魚成群結隊,牠們的身軀彼此圍繞,體側的鱗片在陽光照耀下,閃閃發亮、具具身影清淅可見,看起來像彼此在玩耍,好想化身成魚兒,享受水中的清涼。堤坊上馬鞍藤的葉面片片反捲,再觀看每個人的臉上,個個汗水淋漓,像秀梅整個臉曬得紅咚咚的,時弘的汗水更像是水龍頭般,手臂上不時可見一條條小河流,好熱的天氣,風很強烈卻不見涼爽,我們彷彿聽到汗水滴到路面上,ㄑ一的一聲迅速不見。

 走到大安水簑衣棲息地,我們被眼前的景像震驚,大安水蓑衣賴以生存的水池已幾見乾沽,它是水生植物怎能離開水呢?在豔陽的曝曬下大安水蓑衣的枝葉己失去往日的風采,個個垂頭喪氣、枝枝只見枯葉,這是野外僅見的原生大安水蓑衣,更何況它已是老株,漫天的風沙隨著隔壁田地的挖掘,令人眼睛睜不開,風沙落在我們身上也降在大安水蓑衣身上,列為國際瀕臨絕種植物的大安水蓑衣竟然淪落到此等地步,我們急於想知道兇手是-----------

 

隔壁為何要挖?那麼大的面積是要做魚池,或是……?儘管此時我們不確定這塊地究竟要作何用途,但是因為它的開挖導至大安水蓑衣棲息地,水池堛漱糮瘜t流失是主因,面對如此的推論,一切顯得無能為力,畢竟我們無法左右農民的想法,更何況它是私人地。此時我們已口乾舌燥,往回走的路上一切顯得靜默。

 經過堤坊第二崗哨,黃野百合開的燦爛,野豔的黃燃燒在夏季的午後,軍人飼養的老狗懶洋洋,對於每個月的定點觀察,總有一些驚奇讓我們目瞪口呆,就像今天:大安水蓑衣快奄奄一息了,而往日堤坊邊坡攀爬的馬鞍藤、蔓荊、濱刀豆等植物已被克盡職守的人鏟除掉了,只留下“乾淨”的水泥卵石邊坡,值得滿足視野的是那一片雲林莞草還活在它該生存的節奏堙A翠綠的草莽己略見轉黃,眼前還有個驚奇總算稍為撫慰的我們受創的心靈,大坑組的人已來到高美,我們預備討論活動內容,以迎接下個週日台中分會舉行的戶外推廣活動:夏日高美之旅。(這是台中分會首屆解說員第一次帶隊解說)玉琪、元千一家三口、秀瞳、永滄,還有上級指導單位下鄉觀察的“村長”先生。見到他們心媢y覺安心多了,驚奇是村長帶來他上次在大屯山拍到的台灣藍鵲照片,在一片認親招呼中,長尾山娘讓我們暑意退去大半,同伴情誼讓我們腳步不再沉重。

 轉進第一崗哨,斑駁生蛌瘍K門虛掩,日日春隨著風招搖在門旁,崗哨埵酗@方水池,幾株老榕散見崗哨寢室四周,崗哨建物的牆壁及水池的池牆都漆成白色,風在此地已不張狂,透過榕葉的過濾反而為徐徐清涼,四周的白漆、榕樹的綠、水池對角傳來的淙淙水聲,一切顯得靜謐安詳,慵懶迅速蔓廷開來,一條小水溝至崗哨旁圍繞而過,我和正璽坐在水溝旁靜待招潮蟹爬出牠的洞穴,我們的守候總會有些收穫,看見牠們小心翼翼探出巢穴,雄蟹互相對恃,大螯耀武陽威,雌蟹則兩隻小螯不停的將土送進嘴巴,十分忙錄,每次見到牠們有逗趣的動作出現,總會讓我們相視而笑,從來不知這方天地如此宜人,以往經過這堮氶A總是快步踱過,駐軍阿兵哥是不允許我們久留的,今日經過崗哨才知已經撤哨。我抬頭仰望藍天白雲,耳聽伙伴們淺淺低語,風輕拂臉龐,一切悠閒極了,方才的無力感似乎暫時消失了,此時伙伴傳來歡呼聲,時弘的友人送來清涼的飲水,適時解決同伴的口渴,倘若是飲水廣告,這是一幕很動人而且有說服力的畫面,想像剛剛在大安水蓑衣處烈日灼身的感覺,到遇見伙伴的歡欣鼓舞,至第二崗哨一股沁意的風光,再來礦泉水的誘人,情節發生在一些熱愛台灣鄉土自然生態的年輕朋友身上,他們把對自然的感情,化為汗涔涔的具體行動,奔走於海邊風沙狂捲的小路,只為了期待辦好一場豐富的生態之旅,希望將他們對鄉土的認識介紹給民眾……。想一想電視上的某些廣告倒是挺適合我們荒野的特色,是不是有那樣的機會呢?時間已是午後五點多,陽光不再炙人,對面農地有一大片海馬齒,夕陽的餘輝照耀在它們身上形成一片片黃綠的閃爍,這時信易召集大家演練生態遊戲,預備下週日登場,我們玩的很開心,末了村長遞給每人一把筷子,要大家在筷子的三分之一處折斷,並且排列在一起,只見口令一樣,但折出的長度卻不一,我們不免狐疑,莫非要玩“團結力量大”的遊戲,村長又拿出一捆筷子約二、三十把,示意我同樣折斷,我想我不是大力士,恐怕不行,於是搖頭放棄,這時村長說:「好了!我們可以去吃飯了。」有一點難懂,不過這是上級指導單位適時的“醍醐灌頂”,期望在下週日的活動我們就像那一捆筷子般,團結力量大。

 夕陽西下趁著薄暮時分弄潮的人逐漸增加,而這時我們已準備離去,經過一天的奔波(大坑組早才在五號步道進行自然觀察),伙伴們已有些許倦意,這個考驗體力及意志力的一天終將結束,我們相約一起去吃晚飯,同時和村長敘敘舊。

 翼日秀曈打電話來,她說:「妳知道嗎?昨天晚上感筧好好哦!一直到今天早上都還覺得心頭是甜甜的」。是啊!我說:「昨天晚上我是連做夢都會笑!」

 昨晚吃過飯信易臨時提議到鰲峰山上吃冰看夜景,大伙延續著吃飯時談話的興頭連忙說好,於是在信易的帶領之下,連抉往上山出發。經過蜿蜓的山路,中途還曾停下看看番鵑常駐留的地方,沿路的景色在夜色的籠罩下,仍可以感覺是荒涼綿延的草坡,車隊終於在一處小廟前廣場停下,展望中部海線地區,萬家燈火,一覽無遺,夏天的夜晚溫度有別於白天我們零散於各個視野,一手握著冰棒,另一手指著高美溼地應該在那堙H台中火力發電廠那四支煙囪格外醒目,也有人引導眾人的眼光搜尋台中港區停泊的大船,趁著這個機會我們請村長再教我們認識夏季大三角,黑暗中或許無法看清楚每個人的表情,但是彷彿有一股親蜜的感覺圍繞著彼此……。

  有人擔心時間太晚村長還要回台北的事,問說要不要先送他下山,村長說沒關係,“如果”有人要先回去,我再搭便車下山。於是大家就當做沒有“如果”這個暗示,繼續享受這種氣氛,冰棒吃完了,夜才真正開始……。

 那一天聽說村長踏進家門已是凌晨三點了。

後記:

1.“夏日高美之旅”在伙伴的同心協下,圓滿落幕,事後伙伴在高美燈塔園區作檢討,我們一致認為大家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因為從活動中的互動,我們見到一雙雙閃動的眼睛盡是熱情及鼓勵,那一天同樣的熱,但是卻沒有民眾中途脫隊(從早上九點一直到下午五點),感謝他們以具體的行動支持我們這一群解說界的菜鳥。

2.大安水蓑衣的棲息地在隔月的定點觀察中,發現水池已經注滿水了,暫時讓我們寬心不少。而隔壁開挖的大水池已經用水泥舖面舖滿預備作釣魚場。

3.踏入社會許多年了,或許有機會認識許多人,但也可能只是擦身而過,更別談論到情感上的交流,進入“荒野”原本只是抱持著有個地方可以讓自己聽聽演講,打發時間,有一次聽到講師談及“……尋找社會的歸屬感”於是對自己的人生定義產生新的詮釋。台中分會成立至今(從籌備會算起)已經一年了,在這一年中我有機會結識許多人,每個星期四去到協會,見到伙伴總會覺得很開心。我們彼此寒喧,談談這一週來的見聞,分享快樂的喜悅,關心“荒野”是我們共同的話題,熱切希望自然生態恢復生機是我們的願望,在這塈琲瑤T找到歸屬感,每每和伙伴話別,孤單不再如影隨形,我想這大概是這一年來自己最大的收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