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說資訊網

解說教育常務委員會  製作

解說常委會祕書團  承製

 荒野家族 解說資訊網 解說研討會 》三屆 網站地圖      解說論壇

荒野學習第一次主辦的對外研討會…

 

「解說、義工、NGO」

2005-06-12

【簡章】

 

2005年「解說˙義工˙NGO」研討會

∼環境解說在NGO的發展性


  為增進國內從事解說教育相關團體及個人對於環境解說教育理論、組織發展實務經驗的了解,並提升解說教育工作者的國際視野與環保團體相關經驗交流,特舉辦本次環境教育解說研討會,期能作為國際間解說教育發展的交流與分享,更能開啟國內的解說教育多元的發展方向。


【主辦單位】荒野保護協會
【協辦單位】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環境教育研究所金鴻兒童文教基金會
【研討時間】2005年6月12日(日)09:00至17:00
【研討地點】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分部綜合館3樓國際會議廳(台北市汀州路四段88號)
【報名資格】對環境解說教育有興趣之團體或個人
【報名方式】即日起受理網路、電話、傳真報名,並將報名表回傳。
      
報名表暨簡章文件下載
【報名名額】名額共100名,以繳交費用及報名表為優先保障名額。
【報名費用】100元整
【繳費方式】報名後三日內以劃撥、信用卡或親至協會繳費。
      劃撥帳號:18724292,戶名:中華民國荒野保護協會
      信用卡繳費單:請上網下載或來電索取,填畢後回傳總會,並來電確認。
【報名日期】即日起至額滿為止
【攜帶物品】個人餐具、環保杯(當場有飲用水可使用)
【講師介紹】◎ J.Mark Morgan
        美國私立德州農工大學休閒與資源管理學博士
        現職美國州立密蘇里大學哥倫比亞分校公園、遊憩與旅遊系助理教授
        專長領域:環境專業解說、戶外遊憩、野生動物管理與生態學及遊客行為

      
◎ 陳維立
        美國西維吉尼亞州立大學森林學院森林資源科學博士
        現職明道管理學院環境規劃暨設計研究所、造園景觀系助理教授
        專長領域: 國家公園與保護區經營管理、資源管理的人為面向、自然及人文資源解說

      
◎ 林純如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環境教育研究所碩士班
        現職荒野保護協會推廣部主任
        專長領域:環境教育解說、戶外遊憩、兒童環境教育

【講題介紹】
      ◎ 義工精神:心手相連傳薪火

  生態保育是漫長且辛苦的路程,解說員像是在暗夜曠野中的趕路人,手中只有小小的燭火可以憑藉,因為在豺狼當道的曠野中,那燭火是僅有的依託。個人的力量渺小,一支燭火的光量有限,但我們都是擁有者與覺知者,奉獻出自己的力量,讓自己的光芒到團體堙A讓團體更堅定地走下去。

      ◎ 解說草根與專業性的匯流

  美國國家公園不僅成立的歷史悠久,對於解說員訓練發展計畫亦累積了豐富的經驗及系統性的多元課程,自1996年開始的解說發展計畫(Interpretive Development Program),以專業解說員之生涯發展為目標,其核心精神是:Care and Connection,和非政府民間組織的義工精神與使命感不謀而合。當專業學程遇上草根組織,我們將碰撞出什麼火花與機會?

       SIERRA CLUB於解說教育的發展經驗

  林主任曾參與外交部補助國內民間團體派員赴非政府民間國際組織研習計畫補助,前往美國具有百年歷史,著名的的環境教育團體 SIERRA CLUB進行考察及實習,此次將與大家分享SIERRA CLUB的的組織架構及解說教育方面的發展經驗,提供國內相關團體的借鏡與參考。

 

【課程時間與內容】

時間

課程

主講人

備註

8:45-9:00

報 到

 

 

9:00-9:10

引 言

李偉文

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

9:10-10-10

義工精神的凝聚與傳承

J. Mark Morgan

美國密蘇里州立大學
哥倫比亞分校助理教授

10:10-10:20

休息時間 /茶點

 

 

10:20-12:00

解說草根與專業性的匯流

陳維立

明道管理學院助理教授

12:00-13:00

午 餐

 

 

13:00-14:50

SIERRA CLUB於
解說教育的發展經驗

林純如

荒野保護協會推廣部主任

14:50-15:00

休息時間 /茶點

 

 

15:00-17:00

團體交流與綜合座談

 

 

    

 

【活動序言】

 

自然解說還存在著那些可能?

 

-寫於「2005年『解說˙義工˙NGO』研討會」之前

 

  這個星期天在師大分部國際會議廳將有一場研討會,邀請了國內外學者針對環境解說在NGO的發展,進行研討。歡迎從國內有志於自然解說的伙伴們報名參加〈簡章附在後面〉。

  荒野的解說教育委員會雖然只是荒野保護協會十多種不同義工訓練團隊堛漱@個,但是解說員承繼著國際上已發展一百多年的自然解說歷史,以及台灣三十年的實作經驗,荒野堛漲蛣M解說義工,不管在訓練過程以及活動內容的設計,乃至於義工的管理模式,這十年來,一直都是荒野堥銗L義工系統發展的典範。

  邁入荒野第十年的此時,解說教育委員會將面臨一個更大的挑戰:「目前這一千多位荒野解說義工投入無數時間義務奉獻,在累積了這麼多經驗之下,如何建構出可長可久的解說生涯,讓新進伙伴得以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繼續往前努力?」

  牛頓曾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這麼生動的比喻來說明知識累積,傳承與運用的重要性,這也是舉辦這次研討會的目的,更是這幾年來,我非常盼望荒野各義工群組能把許多伙伴的努力成果,建構成可以學習與傳承的經驗,以及更進一步形成可複製與衍生的知識,使得後繼者可以奠基於前人的成績再往前發展。

  記得在去年底,有將近四十位荒野的資深解說幹部(平均每人都約有五年以上的帶隊資歷)曾經進行一天的「荒野解說員的根本」討論會,在這個討論會前後長達數個月的網路上意見交換時,荒野解說教育委員會召集人蘇崧稜伙伴就曾這麼提出:「解說還存在著那些可能?以擁有號稱全國最多的解說義工的荒野而言,我想,我們是最有機會,也最有責任來開發這些可能。」

  的確,這些年來,我一直都以「演化」的觀點來看待解說組,看待整個荒野保護協會,我認為即便是人為的團體或組織,也可以視為生態系統堭皒s一樣的概念。著名的演化學家古爾德曾以「演化樹」的概念取代以往的階梯圖,古爾德認為生命的演化是隨機分枝分岔的,充滿了許多的嚐試與失敗,複雜與艱辛,換句話說,生命的演化真是充滿了想像力和真真實實的壯麗。

  因此,在荒野堙A「演化」就是希望可以不斷創新演進,可以不斷保有最多可能發展的機會。

  是的,在荒野人眼中眼堛滲豲孕羶楓O令人新奇的世界,在這堳雃h東西還沒有名字,當你用手去指後,你可以為它命名,在演化樹的分枝分岔處,你也可以走出令人動容的璀璨未來。 

 

李偉文

2005.6.6

 

 

 

【活動序言】

 

解說羅生門

 

-寫於「2005年『解說˙義工˙NGO』研討會」之前

 

 

 荒野保護協會解說教育委員會 蘇崧棱、陳俊霖

 2005-06

 

  荒野解說常委會在這個研討會的發想之初,一度想將這個研討會取名叫「解說羅生門」。因為在荒野的解說員中,有人解說得博學多聞,有人解說得風趣幽默;有人走慷慨激昂的警世解說路線,有人走雲淡風輕的浪漫解說路線;有人在解說中摻入的心理的互動,有人在解說中融合了靈修的感應;很多場合堙A這些解說員超越了空間的禁錮,從自然走進都市,用幻燈片、用遊戲來吸引人懷念自然;更多的時刻,這些解說員們跳脫了時間的限制,將三、五個小時的活動,展延成三、五年,乃至一生,來改變一個人愛上自然。就在這個每個人各自「詮釋(interpret)/解說」什麼是「解說(interpretation)」的豐富中,「解說」成了一個羅生門。

 

  同樣是「解說」,站在服務營運的角度,思考如何吸引遊客的目光,獲得更高的顧客滿意度和營運績效,大可以是一整套學問。站在公部門或教育機構的角度,思考如何教導民眾保護環境的觀念、宣導實際的行動制度,又可以是一整套學問。然而,對一個具有理想的NGO來說,解說所需要的考量和想像,又與前兩者不盡相同。毋寧說,對一個具有理想的環保團體而言,需要考慮的是,如何將整個NGO、整個解說,拉到「環境運動(environmental movement)」的高度來思維--非以利益為顧慮,而以長遠的理想為目標時,解說的信念和技巧,解說員的組織,解說組的教育訓練策略,以及解說和整個組織的整合,又該如何定位。

 

  於是,在得知Morgan教授受邀來台時,我們極力促成此次的研討會,讓原本已經夠羅生門的解說,可以再投入更多的能量,引起更多的發想。這其中,將會有世界級的環境運動觀點來看解說,將會有美國的經驗來對照解說的訓練和理念,也會有全球知名的保育團體如何看待環境運動的行動整合。

 

   慶幸的是,因為是一門新發展中的叫做「解說」的學問,因為是一群來自四面八方各有所長的義工,也因為是民間團體草根而自由的文化風氣,「解說」充滿了各種不同的詮釋空間,而我們躬逢其盛。希望荒野這一次辦理的研討會,可以讓孜孜矻矻在環境運動上奉獻的各單位解說員伙伴們,獲得充足的電力,也綻放燦爛的火花。

 

【活動報導】

解說、義工、NGO研討會∼拆解「義工」羅生門

文/三議傑(荒野編輯小組成員)•圖:張鈺敏(荒野保育部專員)

 

「解說員和自然科學老師有什麼不同?」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李偉文於「解說、義工、NGO」研討會開場拋出此問題。李偉文10年來一直思考「解說員的羅生門」,他認為,解說員不只是環境教育,更是環境行動,鼓勵民眾投身環境行動,從「量變到質變」產生改變。


 2005「解說、義工、NGO」研討會6月12日於台灣師範大學分部綜合院館國際會議廳舉行,李偉文指出,「改變」才是解說的核心與目標,其中解說員必須擁有「愛」和「樂於分享」兩種特質,才有機會達到改變。研討會3位講者分別從解說義工的條件、任務與美國經驗,拆解「解說員的羅生門」。


解說-決不放棄的愛、知識、與行動


 任教18年,並非事事如意的美國密蘇里州立大學哥倫比亞分校環境教育暨旅遊系助理教授J. Mark Morgan,從大學生嚴酷的教學評鑑領悟到決不放棄的義工精神。


 「這是我4年修的最糟的一堂課!如果學校續聘摩根就是最大的錯誤!當你問他問題時,你會覺得自己很像白癡!他一點都不會讓我想要進入公園遊憩這個行業!」聽完評語後,摩根回家跌坐在椅子上委屈地流下淚,他認為他很認真備課,卻得到這種不公平的待遇。


 但他決定戴上拳擊手套,準備打一場美好的戰役。「不只要參與競賽,更要完成競賽」,摩根說,很多人一遭批評,就馬上半途而廢。9年之後,摩根離開那所學校,慰留的評語是:「摩根是我碰過最棒的老師!他雖然很嚴格,但他很願意幫助學生,我希望他繼續留下來,摩根博士總是在他的辦公室等待學生!」


 面對台灣許多環境問題與社會問題,摩根鼓勵義工們,這些問題就是給我們「改變」的機會。雖然問題棘手,難以解決,但不要放棄。摩根說,「改變」絕非一蹴可幾,如同捏陶必須一而再、再而三將陶土中的空氣擠壓出來。


 摩根教授認為,好的解說義工還需要三條綁在一起、不易扯斷的繩子(要素),即知識(knowledge)、情感(emotion)與行為(behavior)。知識包括對大自然的了解和當地文化的背景知識;解說員必須深愛地方,勇於表達熱切的感情與依戀(attachment);行動,也是守護大地,舉凡撿垃圾、勸說他人不要亂丟垃圾等,都是行動,當然解說也是一種行為。


 解說義工熱切的情感也有三條綁在一起的繩索,即對自然的愛、對人的愛與對造物主的愛。摩根教授說,他從小在森林玩耍,觀察自然、學習如何尊敬自然。解說員必須愛自然,樂於與人相處,分享自己的感動,並了解造物主的美妙,認知人類並非造物主。


解說─構連自然資源與遊客「心領神會」的意義


 在明道管理學院環境規劃暨設計系助理教授陳維立準備的悠揚樂聲的影片中,會場觀眾腦力激盪比較美國與台灣兩地解說員的異同。相比美國專業、受薪、完整訓練、整齊畫一的解說員,台灣草根解說員是死忠或依照自我興趣在各團體遊走,有機地完成行動與任務。


 陳維立用歐式自助餐和排骨飯為例,指出美國解說員就是讓遊客自由選擇的歐式自助餐,提供各式各樣的的菜色,讓遊客選擇。陳維立笑說,相對於美國解說員,當年她當墾丁國家公園解說員時,只能提供菜色比排骨飯更糟的滷肉飯。


 陳維立引介美國國家公園署「解說員發展系統IDP」(interpretive development program),指出該理念來自田中正造(Tanaka Shozo)臨死前留下「銅礦不只污染河川,還污染人心」名言,感染美國人認為解說員不單單只有解說,更重要的是關心自然環境。


 「解說員發展系統」101模組提出新的解說理論,即遊客是尋求「永生難忘」的經驗,換句話說,解說要促成遊客興趣與資源意義的鏈結。「蛇」對不同文化、年紀的人來說有不同意義,有的文化視蛇為禁忌、圖騰,有人卻認為蛇是補藥,也有荒野夥伴認為「一隻大冠鷲、一百條蛇、一萬隻青蛙、一百萬片葉子」是種生態平衡的展現。不同說法豐富資源意義,並推廣至普世價值,引發人對於「真、善、美」的認識與渴望。


Sierra Club全方位組織與訓練


 荒野保護協會推廣部主任林純如介紹美國國家公園之父John Muir於1892年成立的草根性環境行動組織──Sierra Club.該組織會員超過70萬人,非會員捐款超過20萬人,雜誌讀者5萬人。林純如仔細算一下美國2億總人口與Sierra會員的比例,高興地說,荒野保護協會前景還是樂觀。


令林純如訝異的是Sierra Club的政治法律定位,相對於台灣常常為了經濟發展犧牲環境;但是Sierra Club的70萬張的選票,吸引候選人注意,候選人必須常常到Sierra Club發表政見,爭取支持。且在華盛頓特區中有夥伴關係的律師團,一當美國執政當局通過對環境不利的法案,律師團馬上起身辯護。


 林純如舉例,台灣仍停留在步道式的觀察,像是二格或大安森林公園,Sierra Club將活動類型拓展到探索教育,像是單車、獨木舟、登山,不單只有步道體驗。就像有小朋友受不了《森林狂想曲》的蟲鳴,但是卻接受《我的海洋》的浪濤聲,林純如表示,不同的體驗,就開放不同接觸自然的管道。


 林純如也說,Sierra Club企圖影響每一個人。以往荒野兒童營報名,都有人抱怨「為什麼只有國小3年級到5年級才可以參加?國中生為什麼不行?」但是Sierra Club卻沒有如此窘境,他們已經發展到針對不同遊客類型,甚至三代同堂家庭和身心障礙者的自然體驗活動。


 Sierra Club的義工訓練,宗旨只有「安全、快樂學習、激勵人心」;他們只想要義工快樂地來,將他的感動說給別人聽。Sierra Club訓練義工成為是友善的火,避免「你們都不是人、環保人士才是人」的教訓口吻,培養柔軟的技巧,友善地傳達環境議題。


 Sierra Club面臨的挑戰就和台灣一樣,往往活動只有10個學員,卻有20個工作人員;他們認知到現代人休閒活動選擇太多,不一定要選擇協會的活動。也因為經費短絀,停辦強調環境正義的低收戶青少年自然體驗活動,加上對環境不友善的布希連任,政黨輪替也使得Sierra Club的未來堪慮。
NGO的難題─與政府的距離和義工人力市場

 

 荒野保護協會淡水自然中心主任宋宏一發問時,指出解嚴後非營利組織和政府的曖昧關係。陳維立指出,從Sierra Club觀之,其一路走來跌跌撞撞,每5年都會調整經營方向。摩根教授認為,社區的問題應當由社區解決,並舉例美國也有不同政治光譜的非營利團體,像是國家公園之友會等。


 另外一個受到與會聽眾關心的「義工人力市場」問題,陳維立以「創造性思考」想像把餅(義工人力市場)做大的可能性,鼓勵義工到自家附近社區互動觀察,開發潛在義工人選。


 摩根教授也指出市場是可以創造出來的,他舉例,美國密蘇里州認養河川溪流計畫,成功地被認養2,000條河流,活動內容包含撿拾垃圾、種植植披和復育。密蘇里州看到河川認養需求像是垃圾袋或復育資源,並在事後給予鼓勵,李偉文則是從文化觀之,比較西方與華人社會異同,華人較不會參與公共議題,反而多是地方廟會與派系,在華人社會中要讓義工留下來靠得是人的鏈結,就像是俗語說「兩肋插刀」和「相挺」。

 

 


 

 荒野是生命的源頭 We believe wilderness is where life begins ..... The Society of Wilderness